希澈

【越狱兔/基×普】纯yy文

越狱兔/基普

参考过原作 背景是第一季


*可能会崩【不 是肯定的】

*情节天雷滚滚【自带避雷针哦】

*文笔小学生【一年级时老师说我作文可以拿100呢(傻笑)】

——能接受的看官请下滑~——







事件一
普京什么也不记得了,只知道昨天自己拿着从地窖里无意中发现的酒,工作前喝了个畅快淋漓,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关进一间小小的牢房里了。
狱卒逼迫他每日修理大量机器,虽然疲累,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。适应了输送条有意加快的速度后,狱卒终于找不到理由为难他了。他的生活渐渐好起来。普京相信,只要自己能乖乖地住上足够的日子,一定会有出狱的一天。

事件二
他的隔壁每天都会穿出各种闹腾的声音,普京好奇之下悄悄趴在墙上的破洞偷窥,很快他就得知,自己旁边住着一只浑身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睛的兔子,酒红色的狐狸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慵懒和冷漠,几缕粉色的发丝从绷带缝隙中钻出,深粉和浅粉的兔耳朵安静地竖立着,身形略僵硬,重伤倚在床上还执着地看球鞋杂志。
普京被那双眸子深深地吸引了,不禁对他绷带下的容貌感到好奇。
基里连科,一只所有狱卒都不敢触怒的变态兔子,无意间在他心中埋下了仰慕的种子,并以他也料想不到的速度生根发芽,等他有所察觉时,似乎已经无法阻止了。

事件三
普京依然中规中矩地修着零件,不过最近他还多了一个小伙伴——住在下水道的青蛙列宁格勒。
自普京发现这只小青蛙喜欢吃他做的小甜点后,他总乐呵呵地把做好的甜点投进下水道。听着格勒的叫声,他会情不自禁地加入这场音乐的演奏中。
某天,他工作时不慎打翻了几个零件,狱卒看见后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,召集了四五个狱卒想一起教训普京。
“呜……”眼看狱卒的警棍就要砸过来,普京立刻惊恐地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痛苦落下。
“呱——”突然,下水道传来了格勒的叫声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普京疑惑地睁开眼睛,只见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打破砖墙从隔壁穿过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住狱卒的肩膀一个个拉了过去,狱卒们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监狱。
原地还剩下一个颤颤巍巍的狱卒,他慌乱地把发愣的普京制住并挡在身前,身子抖得跟稻穗似的。
一只大手突然一把钳住普京的肩膀,连同他身后的狱卒一并带了过去。
“啊!”大手上传来的力道几乎把他的骨头都捏碎了,普京痛呼一声。他愤懑地抬起了头,却迎面撞进一只深邃的红眸,里面仿佛蕴藏着深不见底的漩涡似乎能把人的魂吸走。普京的瞳孔骤然一缩移开了目光,脸颊却有些压抑不住地发烫。
基里连科把两人拽过来,另一只手迅速伸向向普京身后的狱卒,抓起来看也不看地扔了出去,“砰”一声砸坏了对面的牢房。
解决完最后一个狱卒,普京感觉肩上的巨力骤然一松,整个人重心不稳地摔坐在地上,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。
“谢……谢谢你。”从地上站起来,一边揉着酸痛的肩膀,普京羞涩地朝基里连科道谢,却发现对方收拾完狱卒之后压根没理会自己,而是躺回床上继续看他至爱的球鞋杂志时,普京的脸一下子涨红了,快步回到了自己的牢房。

事件四
又有一天,普京正沉醉于修理零件,只见输送带上的机器忽然变成了燃烧的炸弹,一颗颗朝基里连科的牢房中运送。
普京赶紧手忙脚乱地把炸弹往回扔,然而狱卒的力气比他更大,短暂的拉锯战后,他和炸弹一并挤到了基里连科的牢房里。
普京见基里连科仍坐在床上悠闲看杂志,不由得喊道:“危险啊!”
“轱辘轱辘”源源不断的炸弹随着输送带从另一段涌进了牢房里,甚至把他们二人一起埋了起来。
“唔唔——”普京一边推开一颗颗燃烧中的炸弹一边拼命朝基里连科靠过去,好不容易摸索到一具缠满绷带的身体,便急忙挤了过去。
又是一阵胡乱的扭动,他拉着基里连科从炸弹堆中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被他的绷带紧紧缠在一起了,感觉后背上传来人体的温度,普京的脸一阵泛红。
“……”站起来的基里连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一大堆燃烧的炸弹,完全无视了身后和自己绑在一起的人儿。
“砰——!!”一声巨响,强大的热浪和刺眼的白光铺天盖地地袭来,普京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耳边只能听见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跳。
基里连科的身体站得很稳,甚至是掀起了整座监狱的热浪也没有令他挪动一分,连带着普京也没有掀飞。等爆炸的冲击波过后,砖头的碎屑纷纷扬扬从天空撒下,两人身上胡乱缠着的绷带也烧成灰烬软软地落在了地上。
普京连忙回身查看基里连科的情况,他站在前面为他挡去了所有的热量和伤害,此时的基里连科看起来很狼狈,白皙的肌肤蒙上了一层黑灰,绷带解下后俊郎的容颜露出了异常狰狞的表情,酒红色眸子红光大盛——因为他的球鞋杂志在爆炸中也灰飞烟灭了。
正如普京所猜想的,基里连科长得很好看,张扬的剑眉在发怒时紧紧地拧在一起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,令普京的心也为之一颤,不过他并不害怕这样的基里连科,相反,心中逐渐生出了几分安全感。
“给——我——死——!!!”许久不曾说话的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三个字,基里连科双目喷火,眸中红光大盛,瞬间冲向了狱警堆中,狱警惨叫着飞了漫天。

【凹凸/格瑞×我】跨年

格瑞【闷骚向】×我


日常向。

主角略花痴。

渣文笔,看的开心就好(*´∀`*)



以上,开始。

啊啊还有,大家٩( ᐛ )و元旦快乐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【跨年】

跨年夜当晚,你和格瑞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。他走得比你稍快些,在人群中为你开出一条窄窄的通道,你牵着他的衣角,像一只小鸡般尾随其后。
他银色的长发在你的要求下柔顺地散在脑后,你拿着一块酸酸甜甜的山楂糕,轻轻咬下一小口,抬头看向他,五彩缤纷的路灯给他渡上一层莹莹的光纱,耳尖被冷风吹得有些微微发红。
你呆呆地看着他后脑勺,脚下却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坑绊了一下,身体顿时向前倾去——
“哎哎哎!!!”你惊慌地闭上眼睛,原本以为会撞上他的背,不想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你如同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般抬起头,目光恰好撞入一双深邃的紫眸中,一种异样的情绪正在其中缓缓酝酿。
“笨蛋。”冷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明明不带任何情绪,你却能从中听出了几分恼怒,“你刚才在看什么?”
“看你啊!”你理直气壮地想,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莫名地维诺起来,在他的注视下,你最终还是怂怂地耷拉着头,喃喃道:“我…我错了。”
“嗯。”他轻轻地应了一声,算是原谅你了。你松了一口气,正要继续走,手却被紧紧地握住了,暖暖的感觉透过他的手心传过来,你惊讶地看向他,他却不自然地别开了脸,脸颊微红道:“……走吧。”
“唔…嗯……”你微微一愣,脸上绽开一个满足的笑容,又恢复了活泼的样子,拉着他蹦蹦跳跳地朝小吃店走去。




【倒数】

站在凹凸广场上,大家都在等待着新年到来的一刻。你和格瑞姗姗来迟,只能在人群的外围。
你小声地抱怨了一句,格瑞侧眸扫了你一眼,靠在一棵树旁,慵懒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在美食街里不肯走……”嗯,他完全把自己在续杯饮品店里狂喝8升牛奶的事情忘掉了。
“10、9、8、7……3、2、1……新年快乐!!!”
人群中爆发出响亮的欢呼声,你也受到气氛的感染,毫无形象地大喊起来。悄悄瞥了一眼格瑞,此时他凝视着远处的烟火,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,深紫的眸中暖意荡漾,你不禁看呆了。
“你是花痴吗。”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,你恍然间回过神来,眼前呈现一张放大的俊脸,他钳着你的下颚,霸道地在你的唇瓣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“新年快乐。”看着你呆滞的表情,他满意地勾起了唇角。你这才发现原来他冰山的表面下藏着一颗闷骚腹黑的内心。


【凹凸/金我】一见钟情[短文]

内容如标题,文笔渣且含大量yy,背景是金与紫堂幻在凹凸大厅第一次见面。

视角女主,人设原创,勿拿哦~

( ´・ᴗ・` )我真的太喜欢金小天使了~他是世界级的珍宝√

——能接受的话请下滑——

【人设.简】

名字:莲 (←取名困难症患者)

能力:治愈/剧毒绷带

性格:外冷内热 傲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凹凸/金×我】

“哇!快看那儿!”
“真是个傻子……居然在凹凸大赛里说这样的话……”
“呵,我们还巴不得少一个对手呢!”

众人嘈杂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的好奇心驱使我钻进人群中一探究竟。好不容易挤到人群的前端,一头耀眼的金发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“可恶!你们……”金发少年脸上露出了愤懑的神色,但下一刻他的表情便变得惊恐起来,因为上空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正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。
“小心!”不远处的紫发少年惊叫一声,似乎不忍心看这一幕而捂住了双眼。
刹那间,我的呼吸猛的窒住了,在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前,身体已经敏捷地冲向了那个少年,重重地把他撞飞出巨影的攻击范围。
“砰——”几乎是同时,我和他落地的一瞬间,巨影也狠狠地击在地面上,烟尘弥漫,地砖崩裂。我不由得庆幸我把他从这样的攻击下救了出来,否则此时的他已经粉身碎骨了。
“铁角兽?”我看向落地的巨影,烟尘逐渐散去,露出了铁角兽庞大的身躯,不由得眯了眯浅绿色的眸子。
“那……那个,谢谢你救了我!”正当我思索着铁角兽为何出现在凹凸大厅里时,身下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,金发少年大睁着碧蓝如海的眸子,一眨不眨地看着我,而我则以一个极度不雅的姿势压坐在他身上,我楞楞地望进他的眼睛,他纯净的眸底映照着我一脸呆滞的模样。
“对对对对不起!!!!”三秒后,我终于回过神来,脸色通红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。金发少年也揉了揉他的金发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没受伤吧?都怪我……”
听到这里,我的脸上更加滚烫了,回想起刚才的场景,自己把他撞飞后还顺便让他充当了肉垫,整个身体的重量尽数压在了他身上,要说受伤,也应该是他吧……
故意背过身去不再看他,我的心跳莫名地有些加速,唯唯诺诺地说:“我才不会有什么事呢……你这家伙……还是先管好自己吧。”边说边慌张地均了均有些凌乱的发丝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铁角兽上,心情才终于平复了一些,当下便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“治愈之带。”轻声读出元力技能的名称,我微微抬起手,被莹莹绿光包裹着的绷带从袖口飞出,像有生命般朝铁角兽缠去。
铁角兽似乎对我的绷带有些警惕,扭动庞大的身躯想躲避,我操纵着绷带,灵活地穿梭在它的身体附近,最后使劲一扯,它被我彻底地缠住了,不由得暴躁地挣扎起来。
“哼,垂死挣扎。”我冷哼一声,手上和绷带另一头的蛮力进行着拉锯战,另一只手却运起元力,绷带上可人的荧绿色顿时变成了深绿色,附带着一股刺鼻的恶臭,“溶解吧,剧毒之带!”
铁角兽的皮肉发出“滋滋”的腐蚀声,骇人的哀鸣回荡在凹凸大厅上空。剧毒溶解的速度很快,一阵烟雾后,只剩下一堆白骨森森,连溶解下来的液体也蒸发在空气中了。
裁判机器人把骨头尽数搬走,大厅里一阵可怕的沉默,我听见周围的窃窃私语,似乎对我的剧毒有所忌惮。
“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元力技能……”
“看来以后要多提防这个女子了……”
我嘲讽般扯了扯嘴角,一挥手,绷带上的绿光消失了,纷纷钻回我的衣袖中。
“哇,你好厉害啊!”身后传来少年略带崇拜的声音,我回过头,少年碧蓝眼眸中闪烁的单纯让我内心一阵悸动。听了他的话,我不禁感到了一丝意外,于是冷着脸问道:“你,不怕我吗?”
“才不怕呢,更何况你刚才救了我,我觉得你一定是个好人吧!”金发少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尽力对我露出友好的笑容,仿佛只要有一点恐惧便会狠狠伤到我般。
真是个体贴的人。我如此想道,脸上不自觉地绽开了欣喜的微笑。
“对了,我叫金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金笑着问道。
“我?你叫我莲好了。”我强装镇定地报出自己的名字,内心有些慌乱。这是第一次,我把名字告诉了男生,“……金?”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句。
“嗯!”他开心地回应了,神情满足得如同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,“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!”
朋友?
我有一瞬间的走神,他的脸庞在我面前也有一瞬间的模糊,这个遥不可及的词语……
“可以吗?”在我失神之际,金快速地靠近我跟前,蔚蓝如海的眸子里波光粼粼,让人不忍拒绝。而我,也彻底在这种眼神中沦陷了,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,下一刻便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“我们,要一直做朋友哦!”少年活泼的声音在我耳边如此说道。







清风徐来,云霞天边。